非痞客會員,我無法回覆悄悄話留言的唷!電子郵件:momatw40@gmail.com

一早要去參加今年度的國小轉銜安置說明會,可是我輾轉難眠,乾脆起身來做點別的事,轉化一下一直往下墜的心情。

關於sushi的事,漸漸的我寫的少也談論的很少,主要是也不能怎麼樣,不是說說談談就會變好的病與事,說多了對別人也是一種困擾,是要安慰妳還是鼓勵妳?

又或者一直叫妳加油好嗎?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,就是總有上坡路段,油門催到底也爬不上的冏境,不下滑就要偷笑了。

所以,我下車,步行。用我自己的步伐前進。

 

DSC00671   

圖說:sushi的畫裡終於出現人了,唉唷喂啊~實在太開心了,這張叫我的媽媽吧?!噗~
5y5m,終於畫出媽媽我比較看得懂的東西了,嗚嗚~ 

 

有一種說話習慣,很喜歡跟人說,誰說什麼什麼。
我都很想說,不要說誰說,我只想知道你怎麼說?請你用第一人稱來說。


你會用的引言、引述,通常表示你認可、認同,所以引用來表達你的想法與心聲,而這個愛用第三人來做事件發表的,同樣也是一樣的意思。

 

小媳婦女王昨天有一幕,挺有意思。

奶奶跟小兒子說,知道你們懷了第二個孩子,心理為你們高興,但是想到你們的經濟情況,也很替你們擔憂…..

什麼都比不上大哥二哥的小兒子,很令老媽媽掛心。

不料,這個年近半百的小兒子很阿Q的跟媽媽說:
媽,我覺得我是我們三兄弟中最幸福的。
大哥對大嫂總是大呼小叫,二哥夫妻相處的那麼冷淡,哪有像我們這麼恩愛,就是夫妻感情太好了,才會這個年紀還能生小孩,哈哈哈~ (然後很阿Q的仰頭大笑)

這一段話,很感動在螢幕前的我。

 

發生一件烏龍的事。
前幾日跟嫣聊到小孩衣服的事,她說要把女兒不能穿的寄給我,我說好。
隔天收到一封簡訊跟我確認住址,又在我的部落格留言,我一直以為是嫣。

剛去管理室領了一箱包裹,不疑有它,正準備要拆箱時,被上頭寄件人的名字嚇了一大跳,蛤???蝦米!居然不是嫣。@@"

是一個部落格的讀者寄給我的,噗~
百寶箱,裡面居然還有一罐難求又貴三三的屏科醬油啊啊啊~

我的部落格真的是許願池來著,哇哈哈哈。

(三妹我有寫mail給妳,妳有收到嗎?)

DSC01008  

 

看了ss小燕之夜訪問甄嬛傳裡的溫太醫(張曉龍)
他時裝的扮相還蠻好看的,人也很可愛又幽默,還會跳騎馬舞,真是太迷人了啊~

很久沒有因為看訪問而喜歡上某一個明星了。
對溫太醫本來沒有特別感覺的,看了小燕姐訪談過溫太醫後,對他的喜好度整個破表,太迷人了這個男生。

 

發現,感性的人跟理性派討論事情容易卡住,因為在意的點不一樣,對同一句話的解讀也差異甚遠。

sushi放寒假了,加班日開始。

家裡又開始進入垃圾屋時期,小姐現正拿著曬衣架的桿子,把它當魔杖還是啥的到處走來走去,爬上爬下,玩些稀奇古怪的東西,非玩具類的東西。

下午的語言課又情緒暴走,真不知脾氣怎麼會那麼壞?
帶出門後,愈來愈多路人甲乙會給意見,最多的說法是被我寵壞了,冏。

沒有生養出乖乖牌小孩,媽媽要遭受的責難很多,來自學校的、專家的、治療師的、婆家的,還有路人甲乙的,其實很累,如果張開耳朵的話。

 

最近很喜歡張曉龍,其實他飾溫太醫一角時,我對他沒有特別的感覺,反倒是看了他的訪談後,對他的好感度大大增加,很久沒有那麼喜歡一個明星的感覺了,還特別去搜了跟他有關的視頻來看,很可愛、幽默又溫暖的一個男生。

 

前幾天去俠女那裡修頭髮,閒聊了些事,她發現我居然在一個社區裡住了三年誰也不認識,她驚呼的說:「妳在這裡都沒有交朋友哦?」
我笑說:「妳啊!我這三年聊最多話的人就是妳了吧?!」(xx地區來說)

然後,她很好奇的問,難道妳不會孤單嗎?不會無聊嗎之類的

無聊這字眼已經很少出現了,反之,還忙死了,呵。
孤單嘛,是一種心理狀態,心靈枯竭時,即使身邊簇擁著一堆人,依然很孤單。

說我完全沒有孤單感那是騙人的,但是覺得孤單的時候愈來愈少,我已經愈來愈能找到滿足自我的方法。

我已經過了撒網式的交朋友時期與年紀,我需要的是能走得長遠的,就算沒有志同道合,也要能相談甚歡,相知相惜的感情。

 

很忙,要趁過年前,把勾娃趕出來,小姐放寒假了,都得要等她睡了才好拿針線,偏偏小姐醒著的時間很長。冏

愈沒時間,愈想寫東西,這是什麼毛病? @@"

昨天帶sushi去上治療課,最近常遇到一個媽媽,原來她是寄養家庭的媽媽,帶遲緩的小男孩來上課(2)。孩子叫她媽媽。

曾考慮過做寄養家庭,所以就和她聊了一下。
這小男孩已經三度進入寄養家庭,第一次送來的時候只有2個半月,媽媽是未婚媽媽,等到媽媽經濟情況好轉又帶回去,然後被媽媽和男友家暴後,再送出來安置,這一回已經是第三次。

寄養媽媽說,當她看到孩子被家暴的照片時哭到不行,很難想像這是曾經在她家生活的孩子。
跑早療這些年,聽過、看過許多故事,社會的角落裡所發生的遠超乎想像。

想做寄養之家,除了想為困境中的孩子做點什麼之外,還有我自己的私心。
我應該是不可能再懷孕生子了,雖然我已經有了sushi,但是對於媽媽一角,我心裡是有遺憾的,我好想養一個正常的孩子,好想體驗一個"正常"的育兒生活,想用奶瓶餵baby而不是滴管,想看著孩子翻身、爬行、走路,唸繪本、讀故事書,教孩子啞啞學語,聽孩子叫媽媽。


我真的好想體驗一下做一個正常媽媽的感覺。
媽啊~我又淚奔了~ 

 

這次返鄉,有刻意的避開與婆婆獨處,唯帶著孩子不好脫逃,幸好鄉下不太下雨,所以最好的逃離方式就是帶著sushi去騎腳踏車。

避開與她獨處,很大的原因來自我自己。

如果你聽一個人說話有心生厭惡之感,不能關掉視窗,那一定要練就放空的能力,或者
為免心中的惡魔壯大,不能一直餵養它。 

 

把木村的PRICELESS看完了,其實之前就看了一半,雖不難看,至少看二帥和我喜歡的中井貴一就很好看,但是劇情的架構頗空乏,讓人沒有想努力追的心思。但是本劇是秋季日劇中收視表現算亮眼的,位居第二名。

勵志,大光明型的劇情,日劇很會走這種路線,只是這劇本有太多不合理之處,直到最後一集,金田一、模合、二階堂這三人還是同寢一室,川字型睡法,女的睡中間,男的睡兩邊,這點實在是不合理到一種莫名奇妙的境界。

正面意義,成事在人。
魔法保溫瓶,溫暖了人,才會有賣力、向心力佳的員工與協力廠商,才能不斷的研發與創造,並保持傳統的美好。

做一個上位者,不論是主管或是老板,記住你周邊人的名字,認真的對待身邊的人是一件重要的事。

這一部應該是適合給老板看的日劇吧?
只是,老板應該看不到二集就關機,我想。 XDDD

這部台灣緯來也沒播,主角有木村和藤木直人,收視率也不錯,卻沒有播?真是不懂緯來買播映權的邏輯。(攤手)

 

沒有一天睡飽的寒假生活,冏。

有些事還是得要小鬼不在身邊才能做,以前可以趁她上學,現在只能等她睡覺。無奈現在她長大了,睡眠的需求也少了,清醒的時間多很多。

還不太能放任她單獨一個人,只要不在眼皮下,小姐咀裡常會咬著奇奇怪怪的東西,是動物不是人類,常常我會有這種感覺。

所以,煮飯大多要等H先生回家,或小姐很專心的在看卡通時才能做,且要隨著跑出來觀察一下小姐在做什麼,因為老杯顧小孩的方法通常是忽略,只跟她待在同一空間,可是各做各的,也不會去注意小孩在做什麼,冏。

很會亂咬、亂吃,很怕她哪天會中毒。
在這樣的育兒恐懼下,也被我養到了五歲半了。(灑花)

DSC02180  

 

最近的虐童新聞王昊事件,讓我看了好生氣。

查了一下王昊弟弟的訊息。
他的父親入獄在先,母親帶著他跟同居人生活,不知何故同居人又把王昊交給另三名吸毒犯輪流照顧,四人輪番的以不人道的方式折磨、虐待孩子(細節不詳述,太殘忍了)長達21天,最終死亡。母親也因毒品案入獄中。

不禁讓我想起上回在治療室遇到的小男孩,由寄養媽媽帶著來上課,寄養媽媽說,他是因為家暴才被社會局安置送往寄養家庭照顧,她看到當時孩子被家暴的照片慘不忍賭,讓人非常難過,而施暴者是他的父母。

上小二的他明顯的發展遲緩,不知道是先天還是後天的長期施虐才讓孩子變的遲緩。

家庭明顯失功能,卻三進三出寄養家庭,原因是給父母機會,只要父母表現的看起來正常,有工作有收入也有想要撫育孩子的心,那麼社會局就會讓孩子回到父母身邊,然後再次受虐,再次被安置。

這是有列管的高風險家庭,社工與相關人員有關注的case,都可以三進三出,若是黑戶沒有被列為高風險家庭的受虐兒,不知道還有多少?正在暗夜的角落哭泣,期待被救助或者乾脆快點死去,以結束身體髮膚的痛楚。

已經當媽媽的我,對這樣的新聞是很痛心的。T.T
完全不敢想像這種事居然會發生。

除非住在深山離群索居,否則這樣被施虐的孩子一定有跡象,那種經常性不正常的哭鬧,孩子身上又有明顯外傷的,請大家一定要報警,一通電話可能就能改變一個孩子的人生。

台灣的生育率已經不高,平安出生的還沒辦法平安長大,令人非常惋惜。希望所有的孩子們都能平安、快樂的長大,就算不在父母的羽翼下,也要在國家社會的保護中成長。

 

把六集的迷你劇[含苞欲墜的每一天]看完了,結局等於沒有結局,因為接下來上演的就是觀眾的生活故事,劇中的每一個角色都像我們生活週遭會遇到的人。

不知道這是不是才是所謂的真實?
劇中,沒有一對夫妻的相處與生活是值得稱羨的。
如果鏡頭不是帶的這麼深,也許我們會覺得旭芳很幸福,包括近距離相處的家人,她的女兒她的父母都認為她應該很幸福。

然而旭芳幸福嗎?
有時候婚姻需要外在的包裝,不管內裡如何,能走到白頭就算是一種圓滿,一種交待。

我們身邊也許也有著像旭芳這樣的人,或者自己就是旭芳這樣的角色,外表看起來恩愛幸福,不時還要放閃一下,讓親朋好友甚至陌生網友,感受到夫妻甜蜜,用別人的欣羨眼光來淹沒自己內在的聲音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18號公主 的頭像
18號公主

18號公主

18號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moni
  • 我覺得啦,你不用在意別人要不要看你寫sushi(sushi很可愛耶(糜之音:別人家的孩子都是天使)),想寫就寫,這是文字想看就看不想看的,自己請自動一點快轉xd

    我已經過了撒網式的交朋友時期與年紀,我需要的是能走得長遠的,就算沒有志同道合,也要能相談甚歡,相知相惜的感情。<<<我也是,是不是年紀大了,覺得時間可貴,不再這樣花時間在過濾朋友上? 也可能是可以自娛? 所以不再那麼想去拓展人際關係。

    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。跟感性,理性,還有自己在意的是什麼很有關係… 才會有這麼一句:說者無心,聽者有意。
    現在學會對方願意聽就解釋,理解彼此的想法,就算不能理解也願意尊重的再多說。而固著性高的,那就各自表述xd

    看到王昊,想到自己的成長,原有的手足弟弟是被親爸爸打死的,我當場見證到…直到這麼大,還是會夢見當時的景況。在這個世代有媒體追,還有警察和社福介入。在我那個世代是無法發聲的,只能在恐懼和戰競中,倖存。
    還好的是我有支持活下去的信仰,生命中的傷口,至少可以和平共存,有勇氣時一點一滴的整理面對,不要再苦毒自己,然後也苦毒別人。
  • 其實寫孩子的記錄有許多的憂慮,相片的曝光對於這種不諳世事的孩子來說,是不是更增加她的危險?!(媽媽我真的是憂心啊)

    咦?那這件事會成為家中的禁忌話題吧?!
    不知道為什麼那年代的男人怎麼都那麼暴力?我哥小時候也常被揍。@@"

    成年之後還能反思回頭去修補是很幸運的事,有許多人終其一生無法面對自己,把一切的不順與逆境都求助於神佛或怪罪他人。

    18號公主 於 2013/02/08 14:33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"又或者一直叫妳加油好嗎?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,就是總有上坡路段,油門催到底也爬不上的冏境,不下滑就要偷笑了"
    點頭點頭~~ 我完全贊同阿. 每次我在fb寫小愉兒的壞話或是吐個苦水, 大家就叫我98.95加滿, 只是遇上爆胎或電瓶沒電時, 任何油加滿也沒用阿 . 寫格, fb上喃喃自語吐苦水都是給自己一個情緒的出口 , 沉澱好後自可重新出發.

    sushi 畫的媽媽很不錯囉. 我家的還在畫蝌蚪人 (老師說的), 我好難想像再過幾個月要去上小學, 功課會整死我吧 , 我怎麼辦阿 ???? 運筆不好外 空間感應該也有問題 (老師說的)

    因緣繼會遇上好幾個'收養孩子'的家庭, 收養要扛一輩子的責任, 那些孩子很有福氣, 碰上很不錯的家庭與很有耐心愛心的父母. 或許妳真的可以重新考慮當寄養家庭, 這將是某位小天使的福氣 ^^


  • 哈~我完全了解,抱一下抱一下。XD

    這個具體的人形就這麼曇花一現,之後的就只有"印象派",要加一點冥想的能力才看得出來,呵。
    立體六角拼圖還不錯,可以讓小愉兒玩一下,或許對於空間感有點幫助。

    是不是福氣很難說,畢竟我也是壞脾氣的媽媽。:p

    18號公主 於 2013/02/08 14:39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karen
  • 每次回鄉我也很想要逃跑,
    總是自告奮勇的離開大家的視線去做其他的事情,
    要不然就是眼巴巴的等著老公上完廁所趕快回到我們身邊,
    一點點落單的時間都不想要獨處啊!
    說實話當然是以前有過不好的經驗,說是討厭不如說是懼怕。

    到了某個年紀真的不追求很多的朋友,
    能夠和得來,不計較聯絡頻率相處方式,
    互相配合家庭腳步的比較重要,太拘泥細節我也頭昏....
    畢竟家庭生活比重還是較高的,一直處理朋友關係讓人辛苦啊!

    媽媽真是世界上很難的一種職業,
    孩子會不會...會不會...都是媽媽的問題,
    甚至我還聽過不明理的阿桑說XXX不乖就是因為胎教不好。
    (心裡面惡毒的想說:胎教最不好的就是阿桑的媽媽吧~XD)
    我覺得只要帶孩子出去,都會有奇怪的聲音飄過來!哈

    小媳婦女王裡的小叔小嬸,剛開始是甘草人物,
    後面每次看到他們夫妻都覺得感動,
    雖然小叔感覺很沒有企圖心上進心,但總是個疼老婆的啊!
    是說這個金相浩演技真的不錯,
    在城市獵人與檢察官公主兩劇中都演的超棒的!
    (雖然其實我是在看李敏鎬和朴施厚)哈哈哈~

    話好多喔不好意思ㄋㄟ! 部落格荒廢以後只好來人家家裡灌水!XD
  • 我已經返鄉了,清晨五點就起床了,現在是難得的偷閒時光,哈~(大家都去睡午覺了)
    所以要把握上網時間。

    小叔叔一家的戲還蠻溫馨感人的,賺到我眼淚的都是他們家的戲。
    快點讓blog復活吧!有個可以說說話的地方很棒,呵。

    18號公主 於 2013/02/08 15:12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dear 我是三妹,沒收到mail,再寄一次喔;另外,醬油我還沒用過,對於醬油膏我倒很有感情,是我目前吃過最好吃的,沾黑輪吃或加一點在煎荷包蛋上都很棒;你來說說醬油為什麼紅?呵

  • 寄了唷~
    我對醬油不了解,之前曾看過朋友託人買,才知道原來屏科有生技合作生產醬油系列產品,很夯很熱銷。
    我曾在超市看過小小一罐要一佰多塊,所以一直買不下手,但是心理很想嚐看看,沒想到妳就寄來了耶,哈~

    18號公主 於 2013/02/08 15:18 回覆

  • moni
  • 你現在的考量,也曾是我的考量,所以曾有在部落格記錄小孩,前二年(大女兒上小一)就把它鎖了,避免孩子遇到危險。
    那件事是家族的秘密,所以現實中我不太對週遭的人說,因為這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…那年代的男人就是權威,天下無不是的父母…真是一個很惡的觀念哪!
    我願意去面對,是不想把這樣的惡傳給孩子,因為看多了,很多小時侯厭惡父母的對待方式,成人後卻是依然的演下去…只是變成自己去虐待下一代,看著別人我醒悟的早,我很年輕時(二十歲左右)就開始一點一滴的面對醫治,才不會一輩子活在一般俗話說的相欠債中,那就真的是地獄了。
    有一位心理師說:也許你出生並不是在幸福的劇情中,但不表示你的結束不能在幸福的結局裡。

    我是如此想著,我不欠他們(父母),縱然他們負我(沒盡到正常的父母責任),但長大後的我,就該好好的整理自己,負對自己的生命責任,選擇自己想過的生活,愛自己所愛的人。
  • 嗯,很有道理。
    前陣子看了張曉龍的專訪,他也提到他父親打罵孩子的專制教育,有一次被爸爸打到頭破血流,媽媽只能衝著他叫「快跑!」。提起這段往事,他說他曾一度恨極了父親,總想這個人要是不在就好了!經過了很多年,自己離家自立後,慢慢的才發現原來這個男人是愛孩子的,只是用的方式孩子很厭惡。

    如果沒有這一段反思與整理,親子之間就是一個打不開的結了。愈是親密的關係,那個結通常打的愈緊實。

    18號公主 於 2013/02/25 09:25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