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-1697175-s200.jpg  

 

《爸爸,我們去哪裡?》

這是法國翻譯書,在法國曾是文學類銷售第一名,中譯本在2010年度銷售排行榜裡排名第35,還算不錯的成績。 

在台灣這類的書要擠上年度百大銷售排行並不容易,因為這類的題材對台灣人來說並不討喜,台灣人中也有不少身障兒,卻從未見哪一本難得能將育兒心得出書的,能擠入銷售排行。 

 

《爸爸,我們去哪裡?》一書,是作者記錄自己育有二名身障兒的寫實心境,文字簡潔、精鍊,沒有太多贅詞與華麗的辭藻舖陳,只是很真實的用平淡帶詼諧的口吻,記述孩子的生活與自己的心情。在那些看似黑色幽默的背後是巨大的傷痛,一個父親沈痛又莫可奈何只好強顏歡笑的心情。

 

這本書,篇幅不長,散文式記錄,很適合成為了解身障家庭的導讀本。
如果你有這樣的朋友、同事、家人,看這本書有助於你了解身障兒的父母在想什麼?有助於你們和他們相處,了解他們的敏感和脆弱,有時多餘的同情反而傷人,有些事拍拍肩、給個溫暖的眼神就可以,話多了就贅了。

 

很多人寫的書評都說看了會流淚。

可是我沒有說,唉~真是鐵石心腸啊! 

不是不感動,而是我們是同伴,同伴的意思就是同一艘船上的,這一切的一切,我都明白,我懂我了解,因為我也身在其中。

 

總之,這類的書能上銷售排行我很開心,雖然它是翻譯書,有些地方還是和本土的有些差異,例如社福制度、醫療、教育環境所遇到的困難與困境等。但能有好銷售是好事,讓更多「正常人」了解一下身障者的心路歷程,了解愈多歧視與偏見也就愈少。

 

 

[內容試閱] (資料來源:博客來網路書店)

親愛的馬修和托馬:
當你們還小的時候,有幾次聖誕節,我很想送你們一本書,像《丁丁歷險記》之類的書當作禮物,然後我們可以一同討論書中內容,因為這套書我很熟,我不但全看過,而且還看了好幾遍。

不過,我還是沒送過書給你們,因為沒這個必要。你們根本不懂得閱讀,也永遠不懂得怎麼閱讀。因此到最後,你們的聖誕禮物還是小積木或是模型小汽車……

此時,儘管馬修已經去了一個我們到不了的地方撿他的球,而托馬人雖然還在這裡,但心神早已越飄越遠,我還是想要送給你們一本書。一本我為了你們而寫的書,可以讓你們不被遺忘,不再只是殘障卡上的照片;可以讓我藉此寫出我從未說出口的話──或許是我的後悔也說不定。我從來就不曾是一個好父親。我經常對你們失去耐心,愛你們真的不怎麼容易,要跟你們相處,就必須像天使一樣地有耐性,而我,我不是天使。

就讓我因為我們不曾擁有過的和樂,向你們表達我的遺憾;或許也可以說,我想為了「把你們生壞了」這件事,向你們道歉。

我們啊,運氣可真差呀,簡直遇到了所謂「天上掉下來的倒楣事」。
好了,我不要再抱怨了。

人們每次一談起殘障兒,總會一臉嚴肅,彷彿談的是一場災難。而這一次,我要帶著笑容向別人說起你們。有時候,你們還真的讓我打從心底笑了出來呢。

多虧有你們,我得到了正常孩童家庭所得不到的好處。我不用為你們的課業和未來的職業選擇而操心,也不用為了該選擇自然組或是社會組而猶疑不定,更不用為了你們將來要做什麼而煩惱。因為我們很快就知道,你們將來什麼都不會做。

特別是這麼多年以來,我享有了汽車免稅的優惠。多虧了你們,我才能開著美國廠的大車。

 

 

殘障孩子的人生並不怎麼有趣,而且也沒有個好的開始。
當他第一次睜開眼睛,他看見兩張臉表情驚愕地俯向搖籃直瞧著他,那是他的爸爸和媽媽。他們心裡頭正思忖著:「這就是我們生出來的孩子嗎?」他們看起來一點也不驕傲。

有時他們會吵架,把責任推到對方身上。他們會翻遍族譜,然後挖出了曾經有個曾祖父或是哪個叔公是酒鬼。

有時,他們會分手。

夏天的腳步近了,樹枝開滿了花朵。我太太正懷著第二個孩子。生命是如此地美好。當杏桃結實,我的孩子也將同時到來。我們懷著焦急和些許擔憂的情緒,一同等著他呱呱落地。

我太太心頭一定七上八下的,但為了不讓我擔心,她什麼也沒敢說。但我卻敢。我是個沒法獨自承受心頭焦慮的人,一定要說出口才會好受,而且我實在也無法忍住不說。我還記得自己曾唐突地對她說:「說不定這孩子也不正常。」其實我這麼說,不只是想故意拿這件事來開玩笑,也想藉此讓自己寬心,解開命運的魔咒。

我原先以為,經歷過的災難不會再次出現。我也明白愛之深責之切的道理,但我並不知道原來上帝是如此地愛我。我知道我性格自私,但並沒有嚴重到這種地步吧。

馬修的誕生,可以算是個意外,而意外總只有一次;基本上,同樣的意外不會再次發生。
據說不認為會有厄運降臨的人,往往就會遭逢厄運。
所以,為了不讓厄運降臨,我們就要想著厄運將會到來……

 

有的人會這麼說:「早知道在他出生時,我就像掐貓一樣地掐死他。」他們還真缺乏想像力。我們很清楚他們其實從沒掐死過貓。

當孩子一落地,除非有外觀上的畸形,否則我們並不一定可以發覺這孩子是否有問題。當我的兩個孩子還在襁褓中時,他們就跟其他寶寶幾乎沒什麼兩樣,不懂得如何獨力進食,也不懂得怎麼講話、走路。其他寶寶偶爾會微笑,托馬也是,馬修倒是不大會笑。

有時候我們沒能立刻察覺出自己的孩子不正常。這就會像是一場意外。
也有人這麼說:「不正常的孩子是上天的禮物。」他們說得認真,可是他們往往沒有不正常的孩子。

當我們收到了這份禮物,心裡可是很想對上天說:「噢,別那麼多禮……

 

據說我們三個人有朝一日將會相聚。
那時我們會認得對方嗎?你們會變得怎樣呢?你們會穿什麼樣的衣服呢?我以前總是看你們穿著吊帶褲,或許到時候你們會穿著禮服,或是穿著白長袍像個天使。也許你們會為了看起來正經而留起小鬍子或是鬍鬚。你們會跟以前不同嗎?你們會不會已經長大了呢?

你們會認得我嗎?我到了那裡的時候也許會看起來很糟。
到那時,我會不敢開口問你們是否仍舊殘障……天上有殘障這回事嗎?也許你們會變得跟其他人一樣了。

我們是否終於能進行男人間的對話,互相暢談很重要的事物,談那些在地上時我無法跟你們談的事情,畢竟你們不懂法文,而我也不懂妖精文。

在天上,也許我們終於能夠彼此瞭解,而且還可以見到你們的爺爺。你們在世的時候,我沒法跟你們談論他,而你們也從未見過他。到時你們就會發現他是個很特別的人。他會逗你們笑,你們也會喜歡他這個人。

他會開著前軸驅動車載我們去兜風,然後請你們喝一杯。上面的人喝的應該是蜂蜜水吧。

他開車開得很快,非常非常快,但是我們不會害怕。
沒什麼好怕的,因為我們都已經死了。


揚眉兔氣歡欣鼓舞撲滿 九九九財神撲滿-金色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18號公主 的頭像
18號公主

18號公主

18號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