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痞客會員,我無法回覆悄悄話留言的唷!電子郵件:momatw40@gmail.com

興起買房子的念頭後,突然就開啟了我的白日夢之門,開始想像這一區我要弄成什麼樣子,那一塊牆要漆上什麼顏色,整個把它當成我的房子了,哈哈哈~

就像,買了彩券後,就會開始規劃獎金要怎麼個分配,完全的跳過了真相這回事,呵。
白日夢,就是這樣吧?!
不過,做白日夢居然還挺快樂的,腦內啡自動補給。

 

今晚怒罵小孩,且,很肯定她是聽得懂的。
因為她一臉的驚慌,且動作迅速,怒斥她:「妳給我起來!」
平日裡總是慢N拍的她,速速的從地上爬起,惶恐的站在一旁。

為什麼罵她呢?
因為她把喝不完的養樂多倒在ipad上,冏。

不知道她是想要餵卡通裡的人喝養樂多還是怎樣?總之,待我發現時,慘劇已經發生了。

有時覺得她沒有那麼弱,是聽得懂的,只是不會說。
但,不知道要怎麼有效的教她。

不論是學校老師還是治療師,最有效的方法都是兇。
但,我其實很不喜歡這樣的模式,每回河東獅吼後我都很討厭自己,我並不想要做這樣的媽媽,偏偏又往這樣的路上走。

如果,我養育的是一個健康正常的孩子,那麼,我會不會比較少發脾氣呢?
會不會是一個溫柔一點的媽媽呢?

 

過年返鄉八天,其實應該會待九天,因為sushi的二個堂妹輪流掛病號,怕孩子們玩在一起一直交叉感染,所以提早一天回來。
差一點就達到三年過年連九天回婆家的記錄,要頒獎狀才行啊~ XD 

不管怎樣,我還是住的最遠的媳婦,只有過年才會回去久一點。在這一點基礎下,我是很幸運的!

 

關於婆婆似壞軌般的念念不忘,每回都會提及阿嬤對她的苦毒史。
我在聆聽的同時,腦內小劇場同時也上演著。

想像有一個抱怨大賽,在激烈的競爭下,最後的冠亞軍之爭,二人初見,大為震驚,原來,這兩人正是婆媳。只是婆婆講的是過去式的婆媳之爭,而媳婦說的是現在進行式的婆媳大戰。

這個活動的主題,應該叫做,婆婆教媳婦會的事。
就是

說婆婆的壞話


有時會想為什麼我無法同理婆婆當年的處境?因為她的婆媳史也正反應著我和她之間的關係,在同理她之前,我還得先"解毒"自己的心境,不帶私人好惡情緒的看待她的痛苦。

就如同她一直自認為她對我很好是個好婆婆一樣,做古十多年的阿嬤,大概也這麼認為,覺得自己是個好婆婆,怎麼會遭媳婦埋怨這麼久這麼深?孩子是看著父母的背影學習長大的,媳婦也一樣,是看著婆婆的背影學著當婆婆的。

總有人要成為終結者,否則女人為難女人的痛苦就又亙古的傳承下去。

 

走春。
過年,總有客人來訪。
只是,來訪的親戚、街坊鄰居、朋友不見得是帶著祝福而來。
不知道是想來串串門子探訪每戶之間有什麼八卦,還是純粹的走春恭賀新喜?

這二者都有。此次,都遇到了。

有一個遠親堂字輩的長輩來訪,問的是家裡的媳婦怎麼都沒生男的,且以很大的音量似廣播般的嚷嚷:「生尬一堆查某A,有啥米號?」

遠在廚房的我,字字句句都聽的清清楚楚。
然後又跟婆婆說,要叫媳婦再拚查甫。

接著婆婆說:「現在少年
A未愛聽這款話,未凍講啦!」(但是,還是講了蠻大聲)
這個大嗓門親戚居然就當場教起婆婆如何管教媳婦。
雖然隔著幾道牆,沒有在現場,但是我也忍不住想翻白眼。

所謂的三姑六婆這就是最典型的了吧?

把別人的家務事當成自己家的來管,不論婚喪喜慶,意見最多,出錢沒有,出咀最行。
二個婆婆嘰嘰喳喳的說起生兒育女的事,實在是很可怕的一件事。晚輩還是避之為妙,以免實在聽不下去,直言衝撞了長輩。

 

過年返鄉八天都沒澆水,沒想到菇包居然還冒了菇,真是太令人感動的生命力了啊!(這一包是瑚珊菇)

DSC03245  

又,再次證明。
除了小孩之外的東西都很好養,哈哈哈~

 

戶口遷移後,有些手續都要重辦,尤其是跟福利相關的事,都要主動提出申請。

去了監理站一趟。
原本計劃先去監理站辦行照地址變更,再到稅捐處申請身障牌照免稅一事。

結果,事情遠比我想像中複雜。
因為車子還有車貸,所以和潤有做了動產擔保設定,不得任意變更任何資料。
所以,我必需先取得和潤企業的同意書正本才能辦理,且要回到原監理站辦理,不能到其它監理站辦理。

H
在外頭車上等,我進車子後,跟他說了一下這情況,他叫我打電話給當初買車的業務,請他幫忙處理就好了。
我說:為什麼要找他?我們直接打電話給和潤就好了,幹嘛要再轉一手?
H
說:他比較清楚啊!

其實,我很想跟H說,他常有這種老師/老板病,很習慣的把事情交待給別人做。

又異想天開的以為去一趟監理站就可以辦好所有的業務,不用再去稅捐處辦。
他突然想起什麼似的,問我,當初遷戶口時手冊異動怎麼辦的?

我大概的解釋了一下。
他驚訝的說:戶口跟手冊不是在同一個地方辦的唷?
我說:不是啊!怎麼可能有一個單位可以辦所有的業務?遷戶口要去戶政事務所,身障手冊算是社福類就要去區公所或市公所啊。

代誌不係憨人想的那麼簡單,這句的下聯應該是巧人想代誌攏太簡單
剛好看到網友分享了一篇文章,很有意思。
男人,值得看一下。

不過,我想,若是我走的早,H大概就是再去依賴(指揮)下一個女人吧?! >"<

 

看了湊佳苗的 [夜行觀覽車],想起 [贖罪]中,晶子媽媽的話,她覺得女兒穿了不合身份的衣服所以才會遭來厄運,在[夜行觀覽車]中遠藤一家的厄運,似乎也是從此開始,搬入了"不合身份"的高級社區後,才開始了一連串的災厄。

湊佳苗筆下所描寫的人性很血淋淋,不知道身為主婦的她是有著什麼樣的經歷?才能這樣深刻的刻畫人性中很深層的心裡層面?

難道是....
有一個很有戲的婆家生活??

噗~哈哈哈。

 

在公視-擁抱刺蝟的官網上看到一段話,
王小棣的堅持,來自「每一個人給她的感動」。她曾經說過:「好的創作者,要看見別人的難處。」也唯有溫暖的人,才能拍出感動人心的戲。
 

說的真好。

王小棣的作品必屬佳作不是沒有道理的。

 

那個,奧斯卡頒獎典禮,李安上台致辭時,提到他很感謝他的律師團隊,為什麼引來台下一陣笑聲??? 笑點是??? (看不懂米國人的笑話)

難道是指?沒被老虎咬傷鬧出人命???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18號公主 的頭像
18號公主

18號公主

18號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ASummerAP
  • 哈哈哈哈哈~

    因為很容易有糾紛啊哈哈哈哈,在美國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要律師幫忙,尤其人越多,很多事情越複雜,有律師團隊狠重要。但是他致詞的笑點不是律師團隊,是後面接著的那句I have to do that(我必須這麼做),整體意思是「我要感謝我的律師,他可是律師,我可不想有麻煩」的開玩笑話。

    =)
  • 原來如此,哈~
    有時文化不同,真的會不懂對方的幽默哩!

    前陣子看了日劇going my home,阿部寬主演的,父親病危他從公司開完會馬上趕往醫院,結果每個家人見到他問的話都是:「你穿這樣太早了吧?!」哈哈哈~ 因為日本的喜喪男生都是穿黑西裝,只是領帶顏色的差別。結果男主角一直頻掏出他的深色領帶說:「仔細看,這不是黑色好嗎?」噗~XD

    18號公主 於 2013/03/06 05:24 回覆

  • 小愉媽
  • 哈哈~~~ 我就是那個常常罵小孩的媽媽
    每次河東獅吼無效後
    就把爛攤子丟給我ㄤ
    我也常想如果這是個認知心智都正常的孩子
    用講理的方式就可以教小孩 ....那該多好
    孩子也不會有樣學樣學到我的壞脾氣
    以上也是我的白日夢
  • ((握))
    我也有這種白日夢,呵。
    前幾天看了父母冏很大討論了家有罕病兒的議題,其中有一個罕兒媽媽說,當她抱著兒子到醫院去打預防針時,看著在候診室裡跑來跑去的小孩,再看看自己懷中睡著的兒子,心想著,這一切只是個夢吧?只要我兒子一覺醒來,把他放在地上,他也會跑去跟孩子們玩在一起吧?(事實上,她兒子五歲了仍沒辦法走路)

    看到這一段,我整個大淚奔,天啊~ ~~~><~~~

    白日夢也好,當媽媽的有時是需要做點白日夢。

    18號公主 於 2013/03/06 05:31 回覆